紛紛離開南京外遷異地,獨立學院能否迎來涅槃

2019-05-01 15:28:35 200

  日前,南京大學與蘇州市人民政府簽署全面戰略合作暨南京大學蘇州校區建設協議。根據協議,南京大學金陵學院將整體搬遷至蘇州高新區,從2021年秋學期開始招生。

  高校云集的南京,也是獨立學院的重鎮。近年來,這些獨立學院紛紛上演“出城”記,南大金陵學院成為了第8所離開南京辦學的獨立學院。為什么舍得得天獨厚的區位優勢、辦學優勢、招生優勢,選擇遷址辦學呢?

紛紛離開南京外遷異地,獨立學院能否迎來涅槃

  政策調整,獨立學院紛紛“遠嫁”他鄉

  江蘇是最早開始探索獨立學院這種新型辦學模式的省份之一。目前全省共有獨立學院25所,數量位居全國第一,學生數量近22萬,在校生總數占全省民辦學校人數的一半。在最高峰時,僅僅是南京19所公辦本科院校就創辦了21所獨立學院,其中只有3所建院之初不在南京。

  2012年,教育部規定,獨立學院不再頒發母體高校的文憑。2013年,教育部又提出,獨立學院要實現“6個獨立”,即獨立法人資格、相對獨立的辦學條件、獨立招生、獨立頒發文憑、擁有獨立校園、獨立核算財務。在幾輪政策調整下,南京的獨立學院發展走到“十字路口”。

  南京藝術學院尚美學院等一部分獨立學院停止招生,還有更多的獨立學院選擇了外遷。到目前為止,除了南大金陵學院以外,南京信息工程大學濱江學院已遷至無錫,南京師范大學中北學院已遷至丹陽,南京郵電大學通達學院已遷至揚州,南京醫科大學康達學院已遷至連云港,南京中醫藥大學翰林學院已遷至泰州,南京財經大學紅山學院已遷至鎮江,南京林業大學南方學院先遷至淮安(后停止招生)。

  另一方面,地方上也對獨立學院的到來“張開懷抱”。江蘇高校大部分都集中在省會南京,地市縣高等教育資源比較匱乏,明顯存在分布不均衡現象。“當地方面臨經濟發展方式轉變、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的嚴峻形勢,急需人才和科技支撐。”省民辦教育協會副秘書長、省民辦教育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闕明坤說。

  江蘇于2017年出臺《關于加快推進獨立學院規范發展的意見》,明確到2022年,基本完成對全省獨立學院的規范驗收,并為獨立學院指明4條發展路徑:轉設為獨立設置的民辦本科高校、完善條件后繼續以獨立學院形式存在、探索混合所有制辦學體制、終止辦學等。面臨“大考”,獨立學院從南京外遷辦學成為了選擇之一。

  依托地方發展潛力更大

  越來越多的獨立學院離開南京,首要原因是需要改善基本辦學條件。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獨立學院在不能夠再使用母體院校校園的情況下,它首先會考慮到土地使用的成本,就會考慮到遷址辦學。“有些地方甚至為獨立學院免費提供土地,這種情況在全國各地都存在。”

紛紛離開南京外遷異地,獨立學院能否迎來涅槃

圖片來自學校官網

  南京郵電大學通達學院招生就業處處長許明介紹,遷址到揚州后,揚州市委、市政府在財政投入、校區建設等多個方面給予了大力支持。“揚州也獲得了回報。近年來,每年考上通達學院的揚州籍學生有100人左右,但在同年的應屆畢業生當中,留在揚州工作的有200人左右。這些畢業生扎根揚州,為地方經濟建設作出了應有的貢獻。”他說。

  南大金陵學院搬遷至蘇州校區實際上也是“一招把所有問題迎刃而解的辦法”,蘇州當地也將出資支持該校區的發展。“在現有專業設置的基礎上,根據蘇州及周邊地區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優化專業結構,建設一批高水平的品牌專業、特色專業。”南大金陵學院黨委書記馮維波透露,新校區迎來不少利好,該校區還將積極聯合國際名校,引進先進的國際教育資源,提升國際化辦學水平,在若干專業開展本科生聯合學位、雙學位等多種形式國際化人才培養,“此外還希望探索混合所有制辦學。”

  獨立學院遷址辦學,有助于優化所在市縣的城市人口結構,刺激商業消費、提升城市能級、推動科技創新、促進企業升級、帶動經濟增長,有利于促進城鄉一體化發展。闕明坤說,獨立學院遷入新的城市后,與地方政府、企事業單位建立了良好的互動合作關系,也為城市發展帶來了活力,“譬如,江蘇科技大學蘇州理工學院從鎮江外遷到張家港后,結合張家港當地產業發展需求,設置了船舶與海洋工程、熱能與動力工程等22個本科專業,培養張家港市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的應用型人才,助力地方經濟發展。”

  普遍將面臨短暫“陣痛期”

  獨立學院雖然通過遷址辦學為新一輪的發展創造了機遇。但記者注意到,外遷以后,它們普遍都會面臨著一定時間內的發展“陣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