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蓬安:教育部抽查博士論文,多少“假博士”

2019-04-29 12:59:36 200

周蓬安:教育部抽查博士論文,多少“假博士”坐不住?

4月2日,教育部公開2019年部門預算,其中提到今年教育部擬抽檢6000篇學位論文,有些學生坐不住了……在關于高層次人才計劃專項經費項目情況說明中,今年教育部擬抽檢學位論文約6000篇(不含軍隊系統),抽檢比例為上一學年度授予博士學位數的10%左右(4月4日《人民日報》)

周蓬安:教育部抽查博士論文,多少“假博士”


看了這則信息,我產生了兩點驚訝:一是中國的博士授予得實在是多啊,全國一年授予的博士(不含軍隊)竟高達6萬名左右,絕對是“世界第一博士大國”。那么,無論是從科研成果分析,還是從獲得諾貝爾獎的人數來看,這個數據都毫無疑問地說明中國博士學位“水分大”,估計很多不夠西方碩士水平。當然,那些權貴分子花錢、用權弄到手的博士證書,更是中國特色。

我的另二個驚訝是,抽檢約6000篇博士學位論文,竟然需要花費800萬元人民幣,檢測一篇就需要花費1300多元?這讓我想起乾隆皇帝不敢多吃雞蛋的故事:

一次早朝時,乾隆就問大臣汪文瑞:“卿這么早來,可在家里吃過點心?”汪文瑞看皇帝居然這么關心自己,立馬回應道:“臣家里窮,每天早上不過吃四個雞蛋而已。”

沒想到,乾隆大發雷霆,怒斥汪文瑞:“雞蛋一枚需要十兩銀子,我都不敢吃這么多,你一天吃四個,還敢說自己窮?”汪文瑞因為不敢得罪內務府里的貪官,就只能硬著頭皮說:“外面賣的雞蛋都是一些殘次品,沒有辦法和上供給宮中的雞蛋相比。我買的只是一些殘次品,很便宜的,只要幾文錢一個。”

言歸正傳。教育部此次決心抽檢博士論文,只是因為近期“假博士”新聞不斷出現,用環球時報的說法就是教育部被頻頻“打臉”了。2月份“翟天臨學術造假事件”發生,筆者曾發評論,認為翟天臨先生雖然犧牲了自我,對中國學術“打假”的貢獻卻是有目共睹的。他不但曝光了北京電影學院視學術如兒戲,連基本程序都不要,就可以授予博士、碩士文憑這樣一個不可思議的問題,還將知網如何“暴富”推向社會。

4月2日,“劉夢潔被撤銷碩士學位”再次引發社會關注。筆者曾發議論,劉夢潔同學既然能考上湖南大學研究生,寫一篇畢業論文應該不是太難的事啊,又有什么理由剽竊?更何況如今搜索引擎那么發達,還有一個啥專業網站可以核查引用比例、抄襲比例,論文抄襲的風險性已是越來越大。

不可思議的是,這樣的論文竟然也能通過,其導師洪源是不懂得檢測抄襲率,還是故意“放水”?僅就這一點來看,學校給予洪源警告處分,取消其導師資格,調離教學崗位,并不為過。洪源為自己的不負責任付出了代價,也好警示其他導師,不要再稀里糊涂,不要再尸位素餐甚至因為貪了男學生的錢、貪了女學生的色而故意“放水”。

中國的學術造假究竟有多嚴重?不妨看一看被稱作“404教授”的南京大學社會學院教授梁瑩作為業內人的認識:“如果你這樣追究下去,所有中國的學者,那么多,人人都有問題了。”

我相信,隨著網絡的不斷開放,今后會有更多通過論文剽竊而獲得碩士、博士學歷的人將被曝光,甚至會有更多名人、富商、官員將因此而遭遇尷尬。

有一點我想告訴那些虛弱心強的“造假者”,僅有中專學歷的張平,都能官至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網友們普遍認為他憑的是真才實學。那么,董事長高中畢業、娛樂明星初中學歷、部級領導大專學歷又有什么不可?我曾經質問:一個演員需要用博士學位來顯擺嗎?翟天臨作為一名藝人,學這個時髦又有什么意思?

肚子里沒貨沒關系,你的戲演得好照樣受歡迎。可你原本如果就是初中水平,卻非要弄頂博士帽戴著,就很不好了。因為即使你很少講話,舉手投足也很容易露餡。因為你畢竟是個“草包”,裝紳士是裝不來的。 

鑒于近30年中國授予了太多的“假博士”,靠教育部自己去“打假”肯定很難達到預期的目的,而且花費巨大。筆者因此建議,社會應該給那些通過論文剽竊而取得碩士、博士學位的名人、富商、官員們一個機會,讓他們在一定期限內主動將碩士、博士學歷退還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