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校里的“斜杠青年”:決勝未來用“斜杠”說話

2019-04-10 14:58:33 200

軍校里的“斜杠青年”:決勝未來用“斜杠”說話

軍校里的“斜杠青年”:決勝未來用“斜杠”說話

軍校里的“斜杠青年”:決勝未來用“斜杠”說話

搞得好科研、當得好骨干、走得上講臺、玩得好樂器……軍校里的“斜杠青年”們正在追求多彩人生。肖翀 段瑋 汪琛攝

  卸下華麗的晚禮服,學員孫佳琛長長地舒了口氣。

  孫佳琛緊張而又欣喜。緊張的是,這是她第一次主持全國性的學術會議——第八屆吳文俊人工智能科學技術頒獎典禮;欣喜的是數年專業知識的積淀,數次登臺主持的經驗厚實著她心底的氣度與芳華。

  在中國軍校的校園里,許多身著戎裝的軍校學員和孫佳琛一樣朝氣勃發、多才多藝,他們對“不會彈吉他的工科博士不是好攝影師”等說法并不陌生,一個新的代名詞正在新時代的軍校學員身上打下烙印——“斜杠青年”。

  孫佳琛說,擁有“斜杠人生”是她正在逐夢的生活。

  提升教育的力度——

       任何時候也不能忘了為什么出發

  3月16日,周末,學員劉一鳴沒有走進他熟悉的實驗室,而是在學員隊的統一組織下,準備看新一期央視《開講啦》。

  這期的主人公是劉一鳴所在的陸軍工程大學某教研室的“靈魂人物”——2018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錢七虎。

  常人眼中,劉一鳴是個“科研牛人”:擁有9項國家發明專利、2項國防專利、2項國家級科技創新項目、第11屆中國青少年科技創新獎陸軍唯一提名人選、學員隊模擬營營長……是大家眼中名副其實的“斜杠青年”。

  為了把每一條“斜杠”劃得精彩,從山東大學國防生到軍校研究生,劉一鳴正一步步在研究領域實現著自己的夢想。他給筆者講了一個故事:去年大年二十九,為了獲取準確的實驗數據,他獨自在某荒郊試驗場攪拌水泥砂石,一不小心一大桶砂石滑落進攪拌坑,濺起的砂漿迎面撲來,濺了他一身。

  “當時,我內心是崩潰的,差點就放棄了。”劉一鳴說,“當別人都歡天喜地地準備過年,我卻為一組組冷冰冰的數據在戰斗,心中不禁向自己這樣發問:為什么要選擇這條道路?”

  一出生就生在“蜜罐”里、成長道路受互聯網深度影響、有著較強的自主意識和批判精神,是新時代研究生共有的特征,但他們往往對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所經歷的艱辛困苦,缺少感性的認知和體察,進而在面對現實壓力和困難時,常選擇逃避和抱怨。

  “這一期節目我看了好幾遍,錢老就是我們身邊的楷模。年輕時,面對留學深造的機遇和從軍報國雙重選擇時,他選擇了后者。”這次的電視節目,讓劉一鳴的思想悄悄發生著轉變,他深情講述著他心中錢老的故事。不知什么時候,他還把自己的微信頭像設置成“朝陽下手握鋼槍戰士”的形象,他說,“體會著錢老的故事,我似乎明白了為什么要選擇這條道路:學術功底再深、發明專利再多,也不能忘了自己為什么出發。”

  “研究生的思想政治教育不是本科期間內容的簡單延續。”目睹“科研牛人”“斜杠青年”劉一鳴的變化,隊干部熊建明說,“我們更該注重他們知識結構的優化深化,喚醒他們內心的力量。”

  保持教育的溫度——

  每個人內心都有一塊柔軟之地

  “教育要讓人可感可信可不是件易事。”畢業學員董瑞程說,“每個人內心都有一塊柔軟之地,用真心、動真情才能觸動感化。”

  董瑞程是個不折不扣的“斜杠青年”——某國家重點研發計劃課題第一子課題主要完成人/獲得NTC全國分析檢測人員技術能力資格證/畢業聯考3000米第一名/南開大學優秀國防生骨干……就是這樣一個多才多藝的軍校學員,去年年底主動申請赴邊,選擇了祖國南端最前哨。

  董瑞程坦言,上島前,他心里也掂量過優劣:優,是因為到這里專業對口——“海島市政建設”能學有所用;劣,是因為海島的環境實在艱苦。

  說起去南沙,董瑞程提起了畢業前的一次“圍爐式”聊天。中間是從某邊防部隊選調到院校的優秀基層干部劉臣,四周是一群即將面臨畢業分配的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