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夜 他們距離“猖狂馬勒”的終點 還有“一步之遙”中國史考研

2019-06-17 10:22:36 144

記者厲瑋文丁以婕攝

在馬勒的所有交響樂作品中,第二交響曲《復生》對中國人的意義是不言而喻的。1995年4月21日,美國批示家卡普蘭批示中央樂團(中國國家交響樂團前身)在北京上演《復生》,第一次將馬勒作品帶到中國樂迷面前。2018年5月12日,在汶川地震十周年紀念之日,上海交響樂團再次奏響《復生》,用音樂帶來了撫慰和希望。

馬勒的創作從來以體例龐大和吹奏高難度著稱,《復生》也不例外。6月15日晚,杭州愛樂樂團聯合中央音樂學院合唱團近200人一同演繹這部鴻篇巨制。中央音樂學院院長、出名批示俞峰執棒,旅奧女高音歌唱家宋元明、中央歌劇院女中音歌唱家牛莎莎獻唱。

賽馬拉松的人都知道,賽程到35公里時段最難熬。馬勒二的上演,也意味著杭州愛樂樂團“猖狂馬勒”系列進入了最后的沖刺階段。

當晚的音樂會只有一部作品,也只需要一部作品,就是長達90分鐘的馬勒《復生》。時隔八年,杭州愛樂樂團再次奏響這部奠定馬勒聲譽的澎湃巨作,不只吸引了眾多熱愛馬勒音樂的杭城觀眾,連寧波交響樂團也派出了40人的觀演團到場助陣。

馬勒二需要8個小號、10個圓號,完全是超凡是體例,此次杭愛外借了不少樂手。龐大的打擊樂暗藏在舞臺之后,4個小號手、3個圓號手則站上了二樓的觀眾席,讓樂音從木管聲部的上方,回旋在歌劇院的空中。

低音提琴和大提琴粗魯有力的旋律緩緩拉開序幕,制造出一種陰沉、壓抑的緊張感。隨同著雙簧管和豎琴的參與,氛圍逐漸趨于寧靜祥和。交響曲的前四個樂章,分辨以肅穆、輕快、調笑、尊嚴的姿態被一一顯現。

在俞峰蒼勁有力的批示下,杭州愛樂樂團的每一處細節都處理得近乎完美,幾個樂章的感情拿捏也相當到位。第一樂章之后,全曲的另一重心就在最后一個樂章上。最后,合唱團“復生”的歌聲與樂隊發出的旋律匯聚在一起,孕育發生了一股巨大的音樂洪流,爆發出一種對于生命的崇高敬意。《復生》里有殞命的暗影,但卻有一個震撼人心的灼爍結尾。

第四樂章的女中音獨唱《原始之光》,就是取自馬勒《少年的魔術號角》的同名歌曲。雖然整個唱段并不長,但極其考驗演唱者對于聲音的控制力。牛莎莎的演繹有濃厚的詠嘆調味道,黯淡帶朦朧的氛圍,把樂曲帶入最后的大合唱。最后一個樂章,宋元明率領著中央音樂學院合唱團,唱出了尊嚴而崇高的信念。值得一提的是,宋元明還將加入7月20日的杭州愛樂樂團2018-2019音樂季落幕音樂會。

算下來,本音樂季杭州愛樂樂團的每一場演出都至少要110余位演出人員打底。下個月音樂季落幕音樂會的馬勒第八交響曲,更是達到了史無前例的千人聲威,也將創下杭州大劇院參演人數之最。屆時,當巨大的聲浪囊括全場,也將正式宣告杭愛“猖狂馬勒”系列的完美收官。這既是杭州國際化進程中與天下完成的一次文化對于話,也將是杭州交響樂發展程度提升的一個最好證明。眼下,杭愛的樂手們正齊心協力、背水一戰地迎著強風,繼續奔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