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何為世界一流大學和大學精神?

2019-05-15 10:26:25 101

摘 要:王義遒教授是我國著名物理學家兼教育學家,先后擔任北京大學教務長、副校長和常務副校長等職務,在教學改革和高等教育管理等方面都有突出業績。他既有豐富的教育管理的實踐經驗,又有深厚的鉆研教育的理論功底。他的《中國高等教育:多樣化與教育教學質量》一書詳盡分析了當今高等教育的幾個主要方面和重大問題,材料豐富而翔實,觀點確切而鮮明,既認真總結歷史經驗,又直面當今現實問題。筆者結合王義遒教授在書中的觀點和闡述,深入探討及思考了何為世界一流大學、何為大學精神、何為北大精神的問題。

關鍵詞:世界一流大學;大學精神;北大精神

何為世界一流大學

自1998年紀念北京大學(以下簡稱北大)建校100周年之時起,國內高等教育領域便逐漸出現爭創“世界一流大學”的熱潮,各個條件較好的研究型大學更是躍躍欲試,紛紛招攬人才、制定計劃、設定目標、采取措施,甚至在增添學科、擴大招生、擴充學校規模和設備、美化校園等方面也下了不少功夫。

進入21世紀以來,在爭創一流大學的熱潮中,又出現各校紛紛合并和擴招的趨勢,學校越辦越大,招生越來越多,并且競相改名,如把“xx學院”改成“xx大學”;把“師范學院”或“師范專科學校”都去掉“師范”二字,改成“xx大學”或“xx理工學院”等,不一而足。名義上是為了“學科互補”“文理兼容”“資源共享”,實際上則是提升學校的級別,爭立項目,爭取國家撥款和在擴招中增加收入。這樣,原來有些特色或專長學科的學校消失了,原來專門培養中小學師資的師范學院或師范專科學校再也找不到了。而且由于擴招嚴重,師資力量不足,整個教學質量呈逐漸下降的趨勢。王義遒教授是這一熱潮和過程的親身經歷者,也是冷靜的觀察者和思索者,他在《我觀當今中國高等教育》一文中,不無感慨地指出:“現在高校以規模求效益,過度擴張,萬人大學成為‘小大學’,五萬、七萬有的是;班級規模動輒上百人,甚至幾百人。同年級學生還不認識,遑論教師識學生,更不用說不同院系師生相互交流了。”“有些學校規模擴得過大,標榜‘學科交叉’的‘綜合’,卻由于規模過大而妨礙交流,并造成管理‘尾大不掉’,成本激增。”[1]其實,“一流大學”之大,并不一定是綜合大學,并不在于學校規模之大和招生數量之多,王義遒教授多次提到的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加州理工學院以及國內抗日戰爭時期的國立西南聯合大學,學生不過一二千人,多至數千人,卻培養了眾多的杰出人才。那么,“世界一流大學”的標準或標志究竟是什么?國內學界就此發表過不少文章。有的學者劃出九條標準:“教師素質、學生素質、課程設置、研究經費、師生比、硬件設施、財源、畢業生成就、綜合聲譽”,[2]但沒給出定量化指標。上海交通大學“世界一流大學研究中心”制定了九個指標的體系,其中大部分都有硬的定量化指標,而有關教學質量的元素卻更少了。還有學校和個人按照這一類的指標體系給大學排名,排在前幾名的就算“一流”,全球排在前一百名的就算是“世界一流”了。還有的排名指標更簡單,就按教師和校友中有多少人獲得諾貝爾獎或菲爾茲獎、科學引文索引(SCI)和社會科學引文索引(SSCI)的收錄數,以及在《自然》(Nature)和《科學》(Science)發表論文數五項指標來給大學排名。王義遒教授指出,這類指標體系中,都忽略了育人這個學校最主要的使命。“這就顯得非常片面,很容易產生誤導。”

“世界一流大學”的另一種標準,可以說是文化的標準。王義遒教授認為,大學既是一個教育機構,也是一個文化機構。大學,特別是研究型大學,是一個民族或國家的文化標志。我們通常講大學的“三大功能”,從服務社會的角度來說,就是:培養人才(教學)、科學研究和社會服務;從對待知識的角度來說,就是:“傳授(傳播)知識,擴增(產生)知識和應用知識”。王義遒教授認為,后者“更突出大學的‘文化性’”。有人覺得“傳授”二字太消極被動,其實傳授正是教育的基礎,“‘教育’本身就是一種代與代的傳承關系。創新與傳承并不矛盾,創新基于傳承”[4]。“教育反映了人類代與代的關系,老與新的人間關系。老一代希望新一代能傳承和發揚上一代的優秀的東西,創造出更美好的未來。”[5]世界一流大學,就是把這種文化的傳承和創新做到很高的水平,使世界矚目。